赵跃鹏 ︳“弄花香满衣”看展随笔

【“弄花香满衣”看展随笔】

花开花落——读赵跃鹏绘画作品有感(节选)

画展信息

    读跃鹏的画册,一时间有种被摄住的感觉。

画展信息 赵跃鹏 荷叶江南

荷叶江南

    诗心灵动,禅心静寂,这是跃鹏的画传达给我的信息。其间常能读出“尽日无言说,岩花落满衣”的禅意。万物自美,美在浑然不觉。“世事如花开又落”,生命万物在且开且落之间循环不止,有着语言所不能到达的自性,却能荡尽“是非”、“善恶”、“得失”、“穷达”等二元分辨的妄念。的确,跃鹏的画能让人获得内心的安宁。

    只是用文字解读形象,正如用文字诠释音乐,终归言不尽意,一说便错。因此,我等观者往往只能是舍象而取意,得意而忘言。正如林黛玉在花荫下唏嘘: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亦如贯休在《山居诗》中感叹:修心未到无心地,万种千般逐水流。

画展信息

    跃鹏的花鸟画细腻宛肖、超然绝尘,具有极为完整的笔墨体系,对此美术界早有很多淹博的学士们做出过精道的解释,可谓剖析入微,在此毋庸赘言。触动我的是,跃鹏的中国花鸟画虽绮丽纷繁,但我丝毫没有觉察出,在以往花鸟绘画的阅读经验中经常出现的,那种暖风熏面的俗艳感。早时,跃鹏问过我对他画的观感,我的第一反应是:词中清真。

画展信息

    画人好古,这十分普遍。毛建波教授说跃鹏的画“有前人之法,更有前人所为之精神”,我很赞成。关于艺术的传统与传承,跃鹏在某个访谈中的观点甚得我心,他举例道:“现在,很多花鸟画家作品中的造型离自然已经非常远了,也不具有画家情态的注入。他觉得接近八大,八大山人与自然已经有了一段距离,大家再和八大山人有一段距离,这样,画家和自然之间就真的找不到连接点了。”什么是极致?虽然真正的完美是不存在的,但大自然仍是最好的导师,无为而有心。

画展信息

    跃鹏还说,写意当止于八大,逾越一分则过。换言之,那么最开阔的境界也当不限于任何一个派系或教义,因为艺术的真谛并非只在一二处显现。获得即失去,入即出,少即多,一个内心自在又足够强大的艺术家足以自成一个宇宙,并形成独特而强有力的表达。反之,倘若只是一味地旁搜远绍、唯古是好,那么无论是对古人的“顺向、横向或反向模仿”,都将是徒劳的。

    文/ 舒羽

可惜无声系列之五

可惜无声

    第一次见到赵跃鹏的花鸟画,我就颇为吃惊,“此古人耶?今人耶?”持画的人叫我自己看,像何家何派?今人的花鸟画,我差不多都知道,大抵都出入吴昌硕、齐白石门户,偶尔加一点八大山人、扬州八怪而已。不过有顺向、横向和反向继承三种,以顺向继承者居多。我看到的赵跃鹏画,既不顺向和横向,也不反向继承齐白石或吴昌硕,更无一笔入“八怪”,他置吴、齐于不顾,绕过八大山人,甚至看了一眼恽南田后也绕过去了,他又越过了沈周、唐寅等明代诸家,直取宋代,在宋画中浸淫、挖掘,深得宋画之神髓。

画展信息 赵跃鹏 水墨禽鸟写生系列

水墨禽鸟写生

    赵跃鹏的画不使一笔入时俗,其画学宋也不拷贝于宋,他的画形乃宋,而神韵乃魏晋;严谨似宋,而潇洒似晋。故有古意而不重复于古。

——节选自陈传席《笔势挽回三百年——谈赵跃鹏的画》

花鸟条屏之七

联系我们

官网 / www.kanhuazhan.com

微信公众号 / 看画展:kanhuazhan

投稿信箱 / info@kanhuazhan.com

画展信息

14. 10月 2014 by 闻宇
Categories: 看展随笔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