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与书奇遇展(11月25日-29日)

时间: 11月26日 ~ 11月29日 每天10:00-20:00
地点: 北京 西城区 西直门北展北街9号华远地产D座底商,问路电话:010-88320741
费用: 免费
类型: 展览
发起人:奇遇花园咖啡馆

afaab0fd393253c

 

前一段时间很少看到任老师,她总是风风火火地跑来跑去:一会儿在北京,一会在苏州,一会在纽约,一会在丽水。踩着风火轮来去,主要是为了刚刚结束的丽水国际摄影节的特别展览单元:摄影与书——这个展览刚结束不久,获得了丽水摄影节的大奖。显然,忙碌,总是应该的。

为什么会是“摄影和书”?事情还得往回翻篇。

过去几年里,摄影书成为了摄影作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展现方式。这个趋势的出现是有迹可循的,而且它必然会具有长久的生命力。论证这一点,需要从技术和商业两个角度入手。

在数码摄影出现之前,印刷和平面相纸是摄影的基本呈现状态,因此“摄影画册”和“家庭相册”这样的基本态不足以让一部分影像脱颖而出,变得“杰出”。影像必须脱离它的日常状态或者说“生产状态”,变成一个筛选过后的结果,才能更好地确立自己是一个“作品”。因此,在展现上,作品必须进入到墙面上,才能圆其价值——不管这个墙面是画廊的墙面还是家庭的墙面。

数码摄影的完全普及,伴随着存储容量近乎无穷尽以及无处不在的各种屏幕,影像的主要流通基于数字存储、网络传输和屏幕呈现。于是,影像的一般状态以比特的方式存在,悄无声息地,让“摄影画册”和“家庭相册”获得了独特位置。硬盘里的无穷尽照片使得进入“家庭相册”的照片变成了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的“杰出作品”,那些被冲洗出来的是精心挑选和编排过后的生活,就像以前,我们墙上的照片,是将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的照片放大、装裱。

同样的道理,摄影师在组织作品的时候,“印刷”就已经足以赋予作品特殊性了,将很少量的作品,从影像的日常状态中分离出来,使其与众不同,“杰出”起来。于是,摄影画册或者说“摄影书”就变得潜力十足。

其实,数码的历史已经很久了,有10年或者15年。这个趋势之所以只在这几年才形成趋势且有逐步壮阔的态势,还伴随着另外的原因:影像的生产和消费。

在足够好的相机和丰富多变的滤镜时代,一个美好的影像可能诞生在任何一个普通人手里,摄影师在生产环节的“技术优势”突然消失了。如果摄影还能作为一个“专业”存在的话,它必须提供一个故事、生产意义,它必须是一组照片,彼此关联,形成小的“系统”。于是,“书”作为一个媒介或者载体,能够为其提供丰富的可能,设计、编排、纸张以及其它摄影以外的平面材料,为影像提供了充足的叙事工具,能在过去的印刷传统上,形成完整的方法体系和符号规则。

这个潜力足以让摄影师主动迎接“书”,即book,即便是zine也可以,而不是album,前者似乎能调用更多手段。有一些摄影师已经意识到,不仅生产上,摄影书提供了潜能;而且在消费即市场端,摄影书也描述出了一片新的世界(而且,旧的世界正在崩溃)。整个新闻业,至少在当下,看上去很难大规模支持严肃报道;萎缩出版在缺乏规模的情况下,也不足以支撑专业影像叙事的高昂成本。当没有机构买单的时候,叙事化的摄影试图寻找一个新的商业载体,带有手工特征,能通往艺术市场——并不是那种最高艺术殿堂里的画作,而是一个具有大众潜力的艺术市场。

于是,摄影师们想,我们可以为艺术市场提供一个讲述得很完美的故事,充满张力、节奏,能让人浸入其中;它用“书”作为准确载体,设计和印刷精良,编排带有个人色彩;限量50份或者1000份,销售以后能够支持下一个摄影项目(它可能需要数月甚至一年才能完成)。作为一个“投资者”,他会关注这个摄影师,将这个摄影师的作品和信息分享到社交网络里,以期待100%甚至更多的升值。

后来,有了OFPiX的摄影书工作坊和更多合作的其它摄影坊工作坊,有了《克拉美丽》这本小书和《还乡》那个盒子,其实还有一些我们拖延了很久的秘密作品。

两个月前,任老师从纽约回来,搬了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是整整两箱书,她花了一周完成了前期准备的购书单以及发掘了更多的新书,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源源不断的摄影书从各地尤其到西直门附近的小小OFPiX办公室。再然后,打包物流运到丽水,运回北京,如今,它们中的一部分,在奇遇花园咖啡馆,安静地等待。

2013年11月25日到2013年11月29日,每天早10点到晚8点,“摄影与书奇遇展”,欢迎光临

28. 11月 2013 by 闻宇
Categories: 近期展讯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