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世纪法国美术

一、17、18世纪的法国绘画

    法国的17世纪被称为路易十四时代,这位称霸欧洲的君主不忘建立统一的官方艺坛。为国王及其精英服务的艺术把古代和现代思想,天主教和世俗思想兼收并蓄,并让现实描写带上神话的外表。它崇尚古典精神,表现出严正、高贵、酷爱秩序的特点。其主要画家大多到意大利观摩学习,甚至长期居住,他们以希腊、罗马为典范,受到卡拉奇折中主义、卡拉瓦乔强烈对比的手法及威尼斯色彩的影响。

    乌埃(Vouet)在意大利生活13年,归国后任路易十三的首席画师,在巴黎地区的香底怡、圣日尔曼昂莱、枫丹白露做了大量壁画。从现存的卢浮宫的《丰盛》、《神庙中的拜见》、《对神庙的献祭》中可以看到他明亮丰富的色彩,宏大的气魄,优美的环形节奏,以及和谐的衣褶造型。

    普珊(Poussion)18岁瞒着家里到巴黎学习雕塑和绘画,30对定居意大利。1640年,他被请回法国,为枫丹白露王宫和圣日耳曼大教堂作画,任宫廷首席画师,并领导装饰王宫的工作。但法国画家的敌视与不合作态度终使他愤愤而去。《萨宾妇女被掠》、《摩西遇救》、《诗人的灵感》等作品使我们感到这位古典主义大师既崇尚古代艺术,又善于发觉自然的美;既服从感觉,又尊重理论;既有纯熟技巧,又有高昂热情。《阿尔卡迪牧人》以一块石碑作为画面中心,上面的铭文指出这便是传说中的乐土。竭力辨认字迹的几位牧人或立或跪,环状的构图把人体与幽雅的风景组成诗一般和谐的世界。普珊万年最杰出的作品是历史风景画《四季》,其中《冬季》尤其巧妙的选取了《圣经》中大洪水的场面,挣扎逃命的人群加强着阴冷凄惨的气氛。这位被认为最正统不过的画家其实是一位最勇敢的革新者,他那情景交融、饱含寓意的画风与画中反映出来的崇高思想境界,不愧是该时代一切画家的楷模。

    勒絮埃尔(Le Sueur)的画使人难以相信他从未去过意大利。事实上,他确实没有离开过法国。或许正因为如此,他的作品才具有那种令人感到亲切可及的朴实自然。《朋友聚会》在气氛渲染上有卡拉瓦乔之妙,《三缪斯》又不乏卡拉奇的华美。德拉克罗瓦说得好:“要仿效勒絮埃尔的幽雅和朴素,就如同要效仿普珊的构图的气魄与其完整性等优点一样,是极不容易的。”

    勒布伦(Le Brun)在造就法国统一艺术风格方面的作用是无人能比的。他15岁入乌埃画室,23岁又与普珊同赴罗马。在上述两位大师的指导下,他迅速掌握了该时代绘画技巧的精华。其油画代表作《塞古埃大臣》宏伟壮观。画中人春风得意、雍容华贵,服饰与坐骑富丽堂皇,马侧的两排随从安排的错落有致,动态神情极具变化。无论是小幅的《牧人来拜》,还是巨幅的《亚历山大与波鲁斯》,都表现出画家在处理人物众多的场面时的游刃有余。他在担任首席宫廷画师的同时,还领导美术学院和戈伯兰壁毯厂,主持凡尔赛宫镜厅和卢浮宫阿波罗厅的装饰工作,建立起以普珊的古典主义为主,从意大利巴洛克艺术中汲取营养的官方风格。

    荣誉无加的勒布伦在暮年却由于米涅尔的出现暗淡无光。这位后起之秀从意大利一回国,便以妇女肖像和大幅天顶画闻名遐迩。他在瓦尔德格拉斯教堂绘制的《天堂》有200多个人物,是法国现存17世纪最重要的天顶画。《持葡萄的圣母》着笔精妙,人物的端庄纯洁与拉斐尔相比,也不多让。

    较之上书画家,瓦朗丹和拉图尔受卡拉瓦乔的影响要多一些。瓦朗丹很年轻时便赴意大利。他擅用黑色画出浓重阴影,并把乐师、卫兵、赌徒、吉普赛女人放入其中。《有算命者参加的聚会》、《音乐会》的浓郁生活气息和在人们心中激起的美妙质朴印象是无与伦比的。《所罗门的裁决》则把惊慌失色的母亲,恐怖万分的婴儿,凶神恶煞的武士,密切注意两位妇女反应如何的所罗门王画的栩栩如生。拉图尔以烛光、火把作为其艺术变现的核心,富有独创性和神秘感。其构图往往能出奇制胜,手法的简练也令人惊讶不已。《灯前的玛德莱娜》冥思苦想的面部和扶着骷髅、代表善恶决斗的手在黑夜之中格外传神。《木匠圣约瑟》运用大角度透视,突出木匠前倾的头和用力的双手,而让其余的一切都淹没在阴影之中。几乎平涂而就的持灯小童的脸更早就了画面极为奇特的繁简对比。《寡妇伊莱娜照料圣塞巴斯蒂安》是画家最后的作品之一,蓝色的衣袍似乎在火红的色调中发出震响,凝练概括的艺术处理,在对角线上对明暗、动态所作的安排,使气氛的悲壮达到极点。

    更加忠实于传统,不为意大利影响所左右的法国画家代表应推香拜涅和勒南兄弟。香拜涅生于布鲁塞尔,1628年定居巴黎,称为王后的画师。其肖像严谨、雄强、传神,令上流社会趋之若鹜。卢浮宫陈列的《男子肖像》和《画家之女神奇地恢复健康》使克洛埃父子奠定的传统发扬光大。勒南兄弟幼年生活在父亲的农庄之中,对农村有深刻了解和特殊感情。他们经常共同作画,署名勒南。其中路易成就最大,粗犷的农民形象,简陋的乡村环境在他的笔下发出迷人的魅力。《农民进餐》、《农民家庭》虽无任何华美的颜色,却能感人至深。手法的朴素与画家感情所达到的崇高,除了19世纪现实主义大师米莱、柯罗之外,可以说无人能及。《铁匠铺》、《干草车》根据画面需要,随心所欲地安排光线,和伦勃朗的《夜巡》有异曲同工之妙。

    洛兰在意大利度过平静的一生,其画同其人一样平和明朗。开阔的海平线总给天空留出巨大位置,近景则总是带有罗马式建筑、船只、人物的逆光海滨。《克娄巴特拉在塔尔斯登岸》《乌利西斯将克里塞斯交还其父》《圣保罗登舟》以海空一色,宁静优美的画面令人赏心悦目。

    18世纪的法国绘画之所以取得公认的领衔地位,是由于它的画家把握住了时代精神。步入繁荣的欧洲正需要对女性彬彬有礼的交际往来,巧妙幽默的言谈举止和更加轻松的艺术风格。

    被称为罗可可的艳情艺术主宰了18世纪前半期,它以上流社会男女的享乐生活为对象,描绘全裸或半裸的妇女和精美华丽的装饰。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巴杜夫人、杜巴丽夫人的趣味左右着宫廷,只是美化妇女成为压倒一切的艺术风尚。它一方面不免浮华做作,缺乏对于神圣力量的感受;另一方面却以法国式的轻快优雅使绘画完全摆脱了宗教题材。愉悦亲切,舒适豪华的场景取代了圣徒痛苦的殉难,从而在反映现实上向前大大地迈进了一步。它的主要代表是华多、布歇、弗拉戈纳。ab fat loss祛痘胶原蛋白粉排行榜外用减肥圆通快递查询单号最好的快递查询祛斑周公解梦瘦腿海贼王丰胸怎么保养皮肤润肤去细纹眼霜排行榜眼线中通快递单号查询晒后经典男装

    随着罗可可风遭到猛烈抨击,艺术的美化逐渐让位于再现生活。以理性反对自由放任,以回归自然反对矫揉造作的风俗画、静物画取代了装饰画、历史画。开辟风俗画新路的格勒兹在1761年沙龙展出《乡村的订婚》,大获成功,它真实地展现了法国农村家庭最重要的事件。格勒兹极重题材的选择,《父亲的诅咒》、《被惩罚的儿子的归来》、《打破的水罐》都以出色的艺术语言,巧妙的宣扬了资产者的道德观念,收到公众的盛赞。

    在万事崇尚奢华的路易十五时代,夏尔丹沉穆凝重的静物画愈显醇美动人。画家的眼睛静静地注视着碟子、鱼、水果、面包这些极其普通的东西,从中发觉深藏的美。人们司空见惯、以致不屑一顾的物品被点石成金地赋予了隽永深长的诗意。《集市归来》的那位家庭主妇正靠着油亮的旧橱柜,喘着粗气,笔调的自然和质感的逼真使人们很容易地感受到画中的温暖、生命、时代气息,而这却是其他景物画家和风俗画家望尘莫及的。

    在风景画上值得一提的是威尔奈,其《灯塔》、《洛托之桥》在手法上的大胆和色彩的明亮上,远远地超过了那一时代,说它们预示着柯罗的意大利风景并非溢美之词。

二、17、18世纪法国雕塑

    正如16世纪画家云集的枫丹白露王宫,17世纪的凡尔赛宫荟集了法国最优秀的雕塑家。它的花园以精美华丽著称于世,集中体现了路易十四时代严谨高贵的官方艺术风格。比比皆是、令人目不暇接的圆雕、浮雕使其更加精美丰富,成为欧洲艺术的一颗明珠。这些雕塑均取材于古代神话,却从生活中汲取优美形象、姿态,是神人性化,因而活泼生动,真切感人。

   吉拉尔东生于特鲁瓦(Troyes),他是同受塞吉埃掌玺大臣保护的勒布伦的最亲密的合作者。他被派往罗马,在那里钻研古代艺术,后来承担了卢浮宫的阿波罗廊的装饰工作,这是他的首个王室工程(1659),然后又在杜伊勒利宫工作。他在1666年来到凡尔赛,他一出手就创造了一件杰作:美女服侍阿波罗群雕。作品先是放在了特提斯(Thétys)岩洞的中心,后来在十八世纪搬到了于贝尔·罗伯尔设计的岩洞中。他从古代艺术中汲取灵感,并以所塑造的高雅形象,成为了十七世纪古典主义雕塑艺术的代表。

   17世纪法国最伟大的雕塑家普热,他的手法丰富夸张、构思时的激情与幻想都远远地超越了古典主义的美学范畴,而称为浪漫主义的先驱。

代表画家及作品

《丰盛》 乌埃

《诗人的灵感》  普珊

《农民家庭》  勒南

《铜水罐》夏尔丹

28. 2月 2012 by 闻宇
Categories: 艺术常识 |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